静言三秋

超低产选手。

【瑞金】简单粗暴的现代pa

※高考后背景,假装这些人都一样大


※一发完结,想不出开头就这样吧


※本来是个画手,写完之后也没检查,所以可能用词会有bug 欢迎捉虫!!




高考之后,不知是谁先提出的举办这个聚会,总之那天晚上所有人都准时到了场。

场地够容纳几十个人还有些富余。几个女孩子在组织大家玩一些奇奇怪怪的惩罚游戏,时不时会有几个喝高了的跳到台上来一段深情对唱,周围的人大多笑着闹着啃着零食指指点点。

每一个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起第二天就要各奔东西,去往天涯海角的事实,仿佛这只是高中生活中再平常不过的一天。

但这种离别的情绪总要找一个发泄点——大醉一场便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。雷狮面前空酒瓶子叮呤咣啷地响,而他本人从头红到脚,梗着脖子跟旁边昏昏欲睡的安迷修吵吵。紫堂幻自知酒量不行,干了两瓶鸡尾酒就躲到沙发角落,抱着斯巴达抱枕闭目养神。

金本来是有格瑞管着不让喝的,但他趁格瑞一不留神窜到一群狐朋狗友里面侃大山,胡乱回忆这几年的什么峥嵘岁月,等格瑞把他揪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是一身酒气,眼睛里都蒙上了一层雾。偏偏他自己不觉得醉了,还在抱怨着没玩尽兴,大有杀回去再来一遍的架势。

凯莉看不下去,大手一挥批准格瑞扛金回去。格瑞闻着金身上的酒味儿倍觉嫌弃,无奈班上他和金关系最好,也只有他一个认得去金家的路,这个重任就只能落他身上了。

格瑞把软绵绵的金架到自己身上,慢悠悠地往金家的方向走。

如果不走出会场,格瑞也察觉不到现在竟已是凌晨。出了这条街,世界就彻底安静了下来。黑暗中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呼吸声和脚步声。偶尔有汽车呼啸而过,反倒为夜晚添了份生气。

“格瑞。”

金像是稍微清醒了些,叫了声格瑞的名字。

他并未应声,因为金已经自顾自地讲下去了。

“格瑞,我跟你说。”

“你,紫堂幻和凯莉,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了!”

金说着,还用力地点了点头,似乎这样能够加大他话语的分量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以后也想和你们一直在一起!”

“嗯。”

“还有哇——”金歪过头,冲格瑞眨了眨眼睛,“我最喜欢你了。”

“⋯⋯”

“是‘你’,不是‘你们’噢。”

格瑞突然觉得脸上有点烧。

他心里觉得金说这些话让现在气氛变得尴尬,却又不得不承认它对他的杀伤力很大。

他停下脚步,张开嘴想说什么,一侧头发现金的眼睛清亮清亮的盯着他看。

格瑞一时间不知怎么也紧张了起来,两人相持不下,局势陷入僵持。

正当格瑞想找些话题打破沉寂时,金似乎鼓足了勇气,咬了咬下唇,向格瑞的眼睛看去。










然后他撑起身子,把嘴巴凑向格瑞的脸颊。

评论(10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