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言三秋

超低产选手。

好好笑喔

我宣布如果有人产散优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

(枪是随便画的)

依旧是向哨,一些小片段

依旧是向哨


优→哨兵

散→向导


优瓦夏的精神体是龙

散人的精神体是乐乐(?)

【散优】喜欢一个人的表现是什么?

逍遥散人X优瓦夏

向导X哨兵


散人→A级向导

优瓦夏→S级哨兵

八十三→A级哨兵

填坑极慢,文笔屌差,慎入

 

 


“你进塔以来已经过去了两年,没有绑定任何向导。”顾清绥放下手中的资料抬起头,“优瓦夏,我相信你知道长期不绑定的后果,尤其是S级哨兵。你不仅是对你自己不负责,也是对塔的不负责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”优瓦夏打断道,“明天我会去看那些新人的。”

“你去年也这么说,到最后还不是一个向导都没带回来……”

“塔也不希望我随便找一个C级向导苟合吧?”

“那也比你现在的状态好。况且这两年塔也不是没给你分配过匹配度高的向导,那些介绍你都没看吧?”

“……。走了。”

“等等,你明天必须——”

砰。

 

优瓦夏回到房间,不可抑制地烦躁起来。

……倒不是因为刚刚顾清绥的那番说辞。

他看向静静躺在书桌上的一个小盒子,在那里面,是他精心保存的一个手环,他直到现在还会经常戴在手腕上。手环是粉色的,像是小女生会喜欢的那种风格。因此曾经有传言说优瓦夏找了个塔外的女生当对象,后来因为当事人一直懒得回复就慢慢被人淡忘了。

其实跟他们说的也差不了多少,优瓦夏想。

…不,好像还是差得挺多的。

 

“师匠!你明天要去看新人向导吗?”

优瓦夏正在发呆,忽然一个声音闯了进来。

是八十三。

“哦,我去的啊,怎么了?”

“我也想去!最近塔好像还没有给我分配向导的计划,所以我打算主动出击!师匠和我一起去吧?”

“行啊,”优瓦夏站起身,“正好时间也差不多了,去吃饭吧。”

“欸,好!”

 

散人坐在车上,远远地望着那座顶天立地的白塔。

或许对普通人来说,那是令人无比向往的地方。但对于很多向导来说,它几乎与监狱无异。如今哨兵和向导的比例严重失调,向导人数极其稀少,直接导致向导人权急剧下降,只要发现已觉醒的向导,一律送入塔中接受训练,这也是一部分向导选择隐瞒自己身份的原因。

散人曾经也是那一部分中的一个。

但是到最后果然…还是要到那里去啊。

车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,地面上浮起一层朦胧的水气。往常这样的天气,散人都会小心翼翼地带着乐乐出来晃一圈,踩踩水坑,感受空气中雨与青草混合的味道,湿漉漉的,却总让人觉得温暖。

那样的日子,是不是以后也不会有了呢……

散人靠在椅背上。路上的颠簸让他感到有些疲惫,想要昏昏沉沉地睡一觉。

对了,两年前碰到那个小哨兵的时候,似乎也是这样的天气。

 

优瓦夏如约和八十三一起去看了新人。教官说这一批的向导资质都不错,又悄悄凑到优瓦夏跟前,说可能有几个是很早就觉醒了的,但之前一直没有被发现,让他不要告诉别人。优瓦夏本来对这些事情兴致缺缺,直到他看见了队伍中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他确信对方也看见了自己。

优瓦夏下意识攥紧了拳头,手环紧绷在他的手腕上,箍得人生疼。

 

“这次还是没带人回来?”顾清绥看着优瓦夏,一脸“我就知道”的表情。

优瓦夏没理她,拿出一份个人档案拍在桌上。

“我要追他。”


TBC